注冊

  • 勞模工匠>>正文

    郭衛明:煉鋼廠裏的“拼命三郎”
    時間:2019-08-26 來源:天津工人報

    郭.jpg

    郭衛明,現任新天鋼集團新天鐵公司煉鋼廠連鑄車間副主任。近30年的工作生涯中,他以品種鋼研發生産爲己任,先後采取多項措施優化工藝參數、提升設備性能,極大提高了鑄坯生産質量;對結晶器等多項生産設備進行改良、升級,成功解決一系列制約生産的瓶頸;實施了多項對設備、工藝的改進方案,爲企業提産增效盡自己最大努力。先後培養出數十名技術骨幹,曾9次獲得公司級先進生産者榮譽稱號,4次被公司評爲優秀共産黨員。

    “唉,老了,老了,幹不動了!”望著眼前如火如荼的生産場面,新天鋼集團新天鐵公司煉鋼廠連鑄車間副主任“老郭”盯著眼前的儀器設備,深深地歎了口長氣,胸前握緊的雙手,抖動著……這是記者日前見到老郭正在工作的場面。
    1994年,郭衛明來到了煉鋼廠連鑄車間,雖然工作年頭很長,但工友們都不喜歡喊他“郭副主任”,而喜歡稱呼他一聲“老郭”。提起老郭這個稱呼,職工們說:“叫‘老郭’,其實他一點也不老,雖然工作的時間長,有資曆,但在車間裏也算是位元老級的人物了,幹起活兒來特別麻利,喊‘老郭’這個稱呼比較親近。”

    “幹活兒不要命”“能忍常人所不能忍”,這些都是工友們對老郭的評價。老郭的拼命,工友們都是看在眼裏。5月27日16時,由于公司煤氣主管道關閉,煉鋼廠由中壓煤氣控制的連鑄火切機停止工作。面對突發情況,老郭看在眼裏,急在心裏。現在生産任務這麽緊張,耽誤一分鍾,産量指標,就會受到影響。此時,老郭二話沒說,大跨好幾步,第一個沖到了拉矯機前,手握割槍開始進行人工切坯。

    廠房外,驕陽炙烤著大地。身處生産現場的老郭和工友們卻蹲在近千度鑄坯旁,與之來了個“零距離接觸”。眼前的鑄坯如同“火球”一般,撲向老郭和工友們。在將近1個小時內,老郭帶著工友們共切割斷面爲Φ210鑄坯17根。老郭說:“一天能切割10多根就已經很不錯了,在工藝裝備中,我們這是在與時間賽跑啊。”

    火切機恢複後,老郭邁著沉重的步伐,走到了主控室門外,重重地蹲坐在鐵凳上,喘了口大氣。只見,老郭額頭上的汗水順著安全帽檐啪嗒啪嗒流了下來,身上的工服,也已被汗水浸透,工服的顔色愈發顯得濃重。此時,他雙手扶在兩膝上,搖了搖頭,感慨道,“我是真的老了,幹這麽點兒活,就感覺身體已經透支了。”

    了解老郭的人都知道,他的忍耐度極高,也是有緣由的。一大早,老郭在1號連鑄機周圍徘徊,看見他的職工都怔住了。原來,前天晚上連鑄事故開車,正逢老郭值夜班,他一眼沒合,整整在現場奮戰了一夜,腰疼的老毛病也隨之找上門來。由于現在單位搶生産、提産量,老郭又在現場呆了24小時。轉天,老郭終于下定決心去醫院進行檢查。可正當他就醫時,工作微信群又響了起來。今天1號連鑄機熱試,結晶器、二冷水、振動系統都確認了嗎?各電機能否正常運轉?設備不能自動,人員配齊了嗎?此時,無數個問號在他腦海裏不停回蕩,他早已將腰疼的老毛病抛到了九霄雲外。

    老郭還未就完醫,便麻利地披上工作服,跑去了單位。一到廠裏,他就開始跑前忙後,上下打點,這時,腰疼劇烈起來,老郭一手掐緊腰部,一手還在現場指揮人員檢查系統,准備工作。一直持續到晚上6點半,一號連鑄機終于在三年之後再次開澆,看著矩形方坯被有序排列在冷床上,此時的老郭長籲了一口氣,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老腰,“真是老了,以前鏖戰它個三天三夜都沒問題,現在……老了。”(記者秦帆 通訊員王葉葉)